北京买房故事丨在北京,工作3年,死工资,买了3套房 - 互联网爱好者

北京买房故事丨在北京,工作3年,死工资,买了3套房

来源: Joelde 可来 北京买房故事丨在北京,工作3年,死工资,买了3套房已关闭评论

http://kline.123.com.cn/column/29466.html

我是南方小镇人,父母都是农村出身。因为父母在镇上做生意,我2岁多就被接了过去。后来,我独自在县城念完中学,现在想来,感谢中学六年的时光,让我变得坚强、独立、有主见。

如今,我在北京工作三年,有了户口,搞定了结婚生子,还买了3套房。

群租生活的心酸

2011年,我考取了北京高校的研究生。

但我提前3个月就来到北京,开始在电视台的暑期实习。那是6月份,天气正热,刚出北京西站,就有一位好心大叔帮我把行李提到出租车上,上车之后,司机还借了手机给我打长途电话报平安。

那时的我,对接下来的生活毫无畏惧。

群租生活很快开始了。

我在网上提前看好了知春里某小区的一个床位,月租500元,押一付三。

一位跛脚山东大姐在门口接应了我,人很实在,但进到房子,我是有点吃惊的。

房子只有60平米左右,典型的老房户型:大主卧、小次卧以及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客厅。其中,大主卧里塞进了4张上下铺,算上我,这套小房子里,要住下10个人。

群租生活很不方便。卫生间和厨房都不够用,生活作息不同也带来很多麻烦,有人早出,有人晚归,你睡觉的时候,可能别人在洗澡上、厕所,或者在做饭、抽烟聊天。

总之,那套60平的房子,就没有消停的时候。

这是北京向我展示的第一面。房子里住的人很杂,有在附近卖绝味鸭脖的的女孩,很瘦,听说身体不好;有跟我同龄的酷女孩,扛着行李袋从上海过来,如今在798一家书店上班,日子过得很简单。

我在那儿住了三个月,每天定点去电视台实习,晚上回来后,有时熬点粥炒点菜,有时就直接躺着,把床帘拉上玩手机。

时间长了,有室友问我,为什么学历这么高还来住这种地方?

为什么?省钱呗,一个月500块。

9月份,学校终于开学了,我心情很激动地去学校报到。看到4人间的宿舍,明亮干净,我回想到起那套空间逼仄、光线昏暗、空气流动差的群租房,感慨涌上心头。

在北京,的确不容易。

恋爱、结婚与第一套房

读研三年,我换了两个单位实习。

每天从实习单位回学校的路上,我总是很沮丧:这么大的城市,每天人潮涌动,大家上班、下班、社交,好像都很忙,但都跟我没什么关系。

有段时间,我总在等地铁时忍不住掉眼泪。我不知道,怎样才能在这个城市立足,怎样才能解决户口、工作和房子的问题。

我每天都在问自己,但都找不到答案。

2014年,研究生第三年,我24岁,通过考试进入一家行政机关,拥有了北京户口和一个带编制的工作。父母很高兴,认为最起码在北京立足了。

可是,新的难题永远在产生。

比如结婚。

刚参加工作的半年,我专注于这个问题,希望通过参加相亲会、朋友介绍等方式,找到合适的人。必须承认,我是带着功利心去解决这个问题的。

从自身角度出发,我一点都不想谈恋爱、结婚。我住着单位分配的宿舍,下班后健身游泳看书,一个人过得很舒服。

但是在机关,不结婚生子就是另类。后来我遇到了现在的丈夫,谈恋爱将近一年后,我们就领证结婚了。

婚前我们住在各自单位分配的宿舍里。按照我单位的规定,已婚者必须搬出单身宿舍。所以,结婚后,我就搬到了爱人的单身公寓。42平的一居室,在北京南二环,位置很好,上班也方便,两个人住足够了。

也许你会问我,结婚不考虑房子的事么?考虑啊,但都是在心里考虑。

当时我参加工作不久,积蓄为零,也不能指望家里资助。加上婆婆癌症治疗需要用钱,买房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了。

好在谈恋爱时,我爱人排上了单位分房,是东五环边上的一个公务员小区。

选房时他在国外出差,我以女友的身份去了。那是2015年2月,我交了2万定金,但还是觉得房子很遥远——一是我们俩还没结婚,二是默认机关单位办事拖拉,这房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到手。

谁承想,2015年9月,单位通知我们,房子盖好了,带钱去办手续吧。最终,我们以7000多的价格,买到了当时市价2万多的一套小两居,70多平,全款加各种费用,50多万一次付清。

我爱人掏出了所有积蓄,我爸给了10万装修费。就这样,我们在北京有了第一套房。

怀孕、生子与第二套房

装修第一套房时,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,那是2015年11月份。考虑到房子太远,两人上班通勤距离太长,怀孕不能折腾,我们放弃了装修,委托给自如管家,每个月收3800元租金。

但我们面临没房住的问题——分房后,爱人必须腾退此前的单身宿舍。我俩一合计,决定咬牙在市里买个“老破小”,先暂住一段时间,这样我怀着孕上班不会太辛苦。

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,2015年冬天,天寒地冻的,我们跟中介跑遍了劲松、方庄、蒲黄榆一带,看了不下百套二手房,但不是太贵就是户型不好。

最后,我们在南二环内的蒲黄榆定了一套30平的小一居,典型老破小。单价4.1万,首付58万,商贷30年,月供4200。

这次,我爸给了30万,剩下的我们去东拼西凑。

让我高兴的是,因为是一层,我们可以模仿邻居,加盖20多平作为厨房和饭厅,这样,一居室就可以变成50多平的两居室。

房子装修时的困难,寥寥几句就说不清楚了。当时,我公公在老家照顾得了癌症的婆婆,我爸妈身体不好,加上上班太忙,也没法过来帮忙。于是,我们只能白天上班,晚上下班去工地检查。

那时候我挺着大肚子,在冬天晚上的寒风里裹着大棉袄,牵着老公的手,两人就这么溜达着来回跑。回想起来,有快乐,有开心,更多的是心酸。

那套房子简单装修后,我们就入住了。很快,女儿出生。

虽然生活难免一地鸡毛,经济压力和家庭角色的转变都让我压力很不小,但我很知足。那时候我才26周岁,在北京有了两套房。有家,有爱人,有孩子,感觉一切都很美好。

巧用经济杠杆

第一套房子因政策和手续流程太长,房本一直没下来,也没有录入建委系统。我了解到这些情况,是在打算买第三套房后托中介去查的。

我休产假期间,爱人无意从网上看到北京的一块洼地——房山燕山。由于地段实在太远,而且受燕山石化影响,燕山房价一直没涨起来,2015年才卖到7000多。

2016年,受燕房线施工利好影响,燕山开始涨了,等我们去看房时,已经1万多。

燕山真是远,开车得两个多小时,还不算路况拥堵。

第一次去燕山看房时,我们信心满满,以为别人都不知道这块洼地。谁知到那就傻眼:全是城里过来看房的,看一套抢一套,有的客户甚至只在网上看过照片就定了房。

那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买房可以跟买西瓜一样简单。

时隔半月我们再去燕山,直接买了地铁首站附近的一个小区,不到60平,均价1万2,首付20来万。

当时我们手里真没钱了,但还是咬牙上。找亲友借了20万付首付,又办了17年的公积金贷款,月供2600。

那些一趟趟跑燕山的日子,现在想来还觉得累。

2017年2月,我拿到了燕山的房产证。自此,我们在北京有了第三套房。

有朋友替我担心:五年后第一套房的房产证怎么办?我们也焦虑过,后来觉得,等到时候再说吧。政策时时变,风向不好把控。

后来我总结,我们两个领“死工资”的人,为什么敢这么大胆出手?

一是时机好,第一套房价格低,并且未被录入系统,所以不受“限购”政策的约束;二是大胆利用银行贷款的杠杆,充分发挥每月工资和公积金的作用。

至于未来的打算。这两天我们在观望大连房产,想入手一套小户型的海景房,但没有决定好。

这算成功吗?我觉得不算。来北京六年,我身上背着两套房子的贷款,还有外债要还,有老人和孩子要养活,有工作要去努力和奋斗。但是再累再辛苦,看到女儿的笑脸,就觉得一切都值了。

更多北京买房故事请查看http://kline.123.com.cn/column/29466.html



本文标签:


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为您推荐
  • 各种观点


报歉!评论已关闭.